河北省悦辰星慈善基金会

公益网站成立了

 

 

 

铁流

网站首页    机构动态    铁流

 

(一)

在民间,爆竹声中辞旧岁。春天,是从过年才算开始的。“年”是什么?是传说中的怪兽!古人们点燃竹节,发出“噼里啪啦”的爆响,把“年”赶跑,于是,普天同庆,歌舞升平。

这个习俗延续了几千年。

随着文明的进步,爆竹禁燃,但“年”还是要驱赶的,“过年”仍然是华夏民族最盛大的传统节日。尽管少了一些热闹。

2020年的春节不仅仅是少了一些热闹!

是冷清的,是萧条的,是恐恐慌慌的。

就在人们忙着准备驱赶怪兽“年”的脚步声中,躲在黑暗处的另一个恶魔心中窃喜,终于在春节前后从天而降,拍门而来,气焰十分嚣张,竟然将盼着“过年”的人们锁进家中,闭门如拘。大街上空旷寂寞,空气也仿佛凝固了,厚厚的阴云,恰似这恶魔喷吐的妖雾!一盏盏昏昏欲睡的路灯眨着忧郁的眼睛。

这个恶魔叫“新冠”!

忙忙碌碌走过了四季的人们谈“冠”色变,宅在家中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
2020年的春节是极为冷静的,也是极为热烈的,因为,冷静中奔涌着铁流。

 

(二)

126日,大年初二,正是疫情如火、蔓延最汹涌的危急关头。永年区苏固村南邯郸市慈孝基地内,河北省悦辰星慈善基金会的义工们,戴上口罩——他们要冲出家门,抗击“新冠”!他们不是医生,但他们是勇士!

就像热血士兵在敌情当头只有冲锋陷阵一样,他们也别无选择。

每当风雨起,他们总在前。

这是他们的职责,这是他们的爱心使然。

 

 (三)

悦辰星基金会的救助专车在毫无人迹的乡间公路上奔驰着,目标是县城、市区的各大药房、医疗器械的经营部。义工们与时间竞跑,要用最快的速度采购到“抗疫”物资支援武汉。尽自己的力量,与国人一道,遏制疫火的疯狂蔓延。

车窗外,冰天雪地,车窗内,每个义工的体内都涌动着铁流一般的热血。

这时,附近一个村庄的高音喇叭正在向村民喊话:“新冠病毒不可怕,就怕老少爷们不听话。让你呆在家中不出门,就是为国家做贡献。绝大多数村民能够遵守这一点,但也有极个别人骑个电动车到处乱窜!一会儿,你去买菜,一会儿,你去买药,一会儿你又去地里干活,就你的事儿多!让你在家里憋几天,就憋死你啦?明知山有虎,你偏向虎山行!有本事你到武汉去一趟,才算你真有种......

喊话的可能是村干部,想起什么说什么,没啥尺寸,直爽,也不乏苦口婆心。

义工们听着喇叭里的乡音土话,相视一笑:宅在家里就是做贡献,我们比“极个别人”更不听话啊。等采购到“抗疫”物资,咱们可真的要到武汉打虎了。

然而,奔波了整整两天,转遍了市区,跑遍了几个县城的各大药店,车内依然空空。物资奇缺!整个邯郸市以及各个县城,酒精、消毒液、口罩、手套等等,全部脱销。

怎么办?

回到基地,负责采购“抗疫”物资的悦辰星基金会负责人廉万保,心急如焚。他通过各种关系,每天要打上百个电话,不厌其烦地到处求购。

大地还不曾开冻,寒气逼人。

怎奈疫火正旺,火烧眉毛,对廉万保来说,这样的日子,不亚于赤日炎炎!

饮食无味,夜不能寐,他的嘴唇干裂了,嗓音也已沙哑。

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公民,却如此心怀天下。因为,他是一名社会义工。危难之际显身手,这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。

28岁的他,是一个农家子弟,父亲是省内,乃至国内是很有名气的慈善家。从小耳濡目染,在他内心深处播下了担当的信念,养成了勇于担当的品格。他曾到南方打工,将自己微薄的收入捐献给山区的失学儿童......逐渐踏上公益之路,像父亲那样不负人生.......

然而,在全国范围内“抗疫”物资普遍奇缺的情况下,廉万保无能为力,他也没有三头六臂,尽管找遍所有的关系,打了几百个电话,终没有采购到符合防疫要求的合格产品。

眼看着“新冠”分分秒秒都在吞噬着国人的健康,威胁着越来越多人的生命,身为一个社会工作者,虽有“常思奋不顾身,而殉国家之急”的家国情怀,纵有赴汤蹈火的满腔热血,却无法深入一线直接战役,尽匹夫之责!

“那就直接捐钱吧。”作为悦辰星基金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,廉万保提出了自己的想法。

经理事会研究,由最初的“向武汉抗疫一线捐献物资”确定为直接捐款。

 

(四)

这个决定在基金会内部微信圈发布,一石激起千层浪花,义工们被“新冠”压抑的心情如光的利剑劈开云雾,豁然开朗。他们纷纷要求捐款!捐款,对于宅在家里的义工们,2020年最没有趣味的春节里,最有意义的活动了!

对于悦辰星基金会来说,捐款是极为平常的活动,但是,这次为期仅有一天的内部义工捐款却发生了让人颇觉意外的感动。

耿爽,一个刚刚牙牙学语,跚跚学步,甚至走路还不算稳当的小男孩,见爸爸妈妈商量着捐款,他也要捐。爸爸妈妈笑着问他捐多少?

耿爽小嘴一努,似乎在做思考状。然而出语惊人:“嘟。”

“都”,当然就是全部的意思了。

爸爸妈妈问他能不能少一些,“小伙子”摇头像个拨浪鼓。

于是,爸爸妈妈受小耿爽的委托,捐了3760元。比爸爸妈妈捐的还要多!

那是他出生不到一年来所有亲戚的“见面礼”以及爷爷奶奶,姥爷姥姥,叔叔舅舅,姑姑姨妈给的“压岁钱”。都在里面了。

也许小耿爽还根本不明白“捐款”的含义,但是“小伙子”毕竟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,而且......不同凡响!

采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,我走访了悦辰星基金会这次抗疫捐款的14位小“志愿者”们,最大的刚上小学,最小的要数耿爽了,不满周岁,他们的捐款数额超过一万三千元,而且都是他们的“压岁钱”。从孩子们那清辙如水的眸子里,我才真正弄懂啥叫感动,啥叫希望。问及孩子们为什么要捐款,他们的回答当然五花八门:

“想早点复学......

“想到湖边玩......

“想到村外放风筝......

......

都是为了早点走出家门。孩子们原本就属于蓝天碧野中自由飞翔的小鸟,宅在家里,他们比大人更难熬。委屈了孩子们!“新冠”不仅仅限制了他们的自由,也扼杀了他们的天性,难怪孩子们毫不犹豫地捧出了自己的“压岁钱”。

孩子们的真正成长,并非全依赖于教育,而是在感动和被感动中抽枝拔节。

郑天勤,过了这个春节才刚满四岁,爸爸妈妈是悦辰星基金会的专职义工,和爸妈一起住在慈孝基地大院,因此小天勤也成了编外“小义工”。每月的两次饺子宴,小天勤都“勤快”地帮着包饺子,为爷爷奶奶们表演节目......在这次捐款中,他“慷慨”地捐出300元,那是他的全部“积蓄”......

廉中承,五岁的小姑娘,一直想拥有一部天文望远镜,观测迷人的星空。然而为了抗击“新冠”,她暂时搁下了“探索宇宙奥秘的计划”,捐出2010元。那也是“倾囊而出”了......

苗瑞林,14岁,100......

袁泽宇,10岁,100......

宋勃陆,18岁,1000......

廉中继、廉中正、郑亦菲、廉万军、郑天庆、廉中贤、袁宇熙。14位天真烂漫的孩子,14朵祖国的希望之花,14个渴望云开雾散,自由飞翔的鸟儿......

 

(五)

梁青英,两年前还是一个贫困大学生,在邯郸市慈孝基地(悦辰星基金会前身)的资助下才完成学业,毕业后成了一名幼儿教师,基金会的各种大型公益活动她都积极加入。这次抗击疫情,她从自己微薄的收入中捐出500元。

李诗珍,三年前从农行退休后,即投身于公益事业,是邯郸市“爱心驿站免费早餐店”的负责人。每天要为300多位环卫工人的早餐操心费力。当疫情汹涌而至,她从自己的养老金中拿出1000元捐了出去。

海音生物制药邯郸分公司,是悦辰星基金会较大的义工团队,“悠悠寸草心”,团队集体捐出21600元,盼望华夏大地尽快拨开迷雾,驱散乌云,天空晴朗。

 ......

129日上午9时,到第二天上午10时,102位义工志愿者和4家爱心企业,在悦辰星基金会的微信圈参加了这次募捐活动。24小时内捐出68328元。

诚然,面对如此大规模的抗疫阻击战,这个数字几乎是微不足道的。然而这一笔笔带着捐赠人体温,甚至带着孩子们那眼巴巴期盼的捐献,将汇入举国上下万众一心的巨大铁流,去浇铸我们坚不可摧的抗疫长城。什么“新冠”“旧冠”,妖魔鬼怪,必将葬身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。

130日,悦辰星基金会向湖北省慈善总会(民政部指定疫情防控捐献接受单位之一)捐款20万元,其中包含义工志愿者和爱心企业捐出的近7万元。这之前的123日,悦辰星基金会还向邯郸市中医研究会捐献10万元,用于研制预防“新冠”病毒的中药方剂。

悦辰星基金会已向社会捐献30万元。

 

(六)

河北省悦辰星基金会成立于20191218日,前身是位于永年县苏固村南的邯郸市慈孝基地。风风雨雨中走过了七个春夏秋冬。无论是以往还是现在,他们永远是抗灾救灾减灾战线上的一支轻骑兵。

2016年,河北省遭遇特大洪灾。慈孝基地分布在省内各县的义工全员出动,在暴雨中安置灾民,在洪水中为灾民抢救财物。其中在邯郸灾区,从洪水上游武安市到下游永年区,几十里的抗洪前沿,都留下了悦辰星基金会的义工们奋不顾身的感人画面。

洪水退却,厚厚的淤泥像裹在地球上的一层牛皮癣,堆起来,不小于一座山包,看着就让人发愁,义工们硬是一筐筐一担担一车车像愚公移山一样清理到低洼地带。灾后重建,邯郸市慈孝基地及时捐款捐物。不可能完全统计出这个数字,但至少在40万元以上。其中,他们还捐资7万元帮助一所被洪水冲垮的希望小学。

抗灾救灾,只是他们慈善工作十几个项目中的其中一个项目。

鉴于他们对社会的卓越贡献,经河北省民政厅批准,去年,邯郸市慈孝基地正式升格成立河北省悦辰星基金会。

不忘初心,砺砺前行。

 

(七)

疫情爆发,由于武汉封城等不可抗拒的因素,他们已不可能长驱直入置身于抗疫一线。然而全民抗疫,处处是战场,处处是前线 。他们没有“宅在家里就是做贡献”,身为义工,他们必须以忘我的姿态冲出家门,与“新冠”搏斗,像士兵那样,只有在枪林弹雨中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。

酒精、消毒液、手套等抗疫物资虽然采购不到,但棉衣、帐篷还是有的。

疫情期间,由于全面封城、封村,每个村头路口,都有三五个,甚至更多的防疫人员,在天寒地冻中昼夜坚守。

于是,悦辰星基金会的义工们驱动满载棉衣、帐篷等防寒物资的专车出发了。

义工之间习惯上相互称作家人。然而,在一个个村头路口,当寒风中瑟瑟发抖的防疫人员从志愿者手中接过棉衣帐篷,他们的内心,又何尝不是在感受家的温暖呢。

万堤镇、邓台村、廉山庄、前桥村、杨庄村、李山庄......一个个村庄,一个个路口,在朔风呼啸之中,悦辰星基金会的义工们送去了春的气息......

 

(八)

“春风杨柳万千条,六亿神州尽舜尧......借问瘟君欲何往,纸船明烛照天烧。”

春天来了,“瘟君”无可奈何全面退却。

一场全民战疫,轰轰烈烈,铿铿锵锵,慷慨而又激昂。

一切,都在遵循自然法则,正常运转。

大街上,熙熙攘攘复工的人群。

田野里,麦苗儿青,菜花儿黄,老农银锄落,小朋友的风筝已经飞翔......